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朱德庸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华人被财富害惨了,太不值”  

2011-06-23 12:07:11|  分类: 媒体报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大家都有病》北京签售预告:

第一场  6月25日(周六)下午2:00 西单图书大厦
第二场  6月26日(周日)下午3:30 中关村图书大厦


“华人被财富害惨了,太不值”
星期日晨报记者对话朱德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新闻晨报 2011年6月19日   B15:文化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新闻晨报记者 徐颖


“华人被财富害惨了,太不值” - 朱德庸 - 朱德庸 的博客

    “我们碰上的,刚好是一个物质最丰硕而精神最贫瘠的时代,每个人长大以后,肩膀上都背负着庞大的未来,都在为一种不可预见的“幸福”拼斗着。但所谓的幸福,却早已被商业稀释而单一化了。”
    “当我们“进步”太快的时候,只是让少数人得到财富,让多数人得到心理疾病罢了。”

那些慢生活的乐趣
    星期日:介绍一下,你的慢生活细节?
    朱德庸:我早上起来,喝两杯水,然后早餐。坐下来,感觉今天想做的事情。我不是一上来就画个不停,必须有个节奏。比如我泡茶,加水,这个过程就是我的节奏。如果早上一起来,就电话响个不停,这样一个行程表怎么可能去自我感受,时间也没有了。情绪也没了。更没有时间去透过窗户看社会的表情。也不会去想,我存在这个世上,是为了什么。慢是很重要的事情。不是动作慢,而是心态要有节奏,掌握自己的节奏就会慢下来。周遭很多事物会提供生活的养分,生命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星期日:你享受哪些慢生活的乐趣?比如散步,发呆,喝咖啡,养猫等等,在你一天的生活中,占去多少时间?
    朱德庸:占的时间太多了。我每天吃两顿早餐,先是我自己吃一顿,太太比我晚起,我再陪她吃一顿。上午有一些画画的时间。午餐我们会去较熟悉的餐馆,以安全方便为主。下午去散步喝茶,休息,有好电影看一下。晚上回家吃晚餐。吃完就呆在家里,整理东西,或玩玩猫,偶尔看下电视,看看书。

    星期日:我发现,散步时你会花很多时间去观察树木的变化。这让你很快乐么?
    朱德庸:非常快乐。我感受到自己的价值。人被别人的价值观充斥,是很可怜的。我喜欢绿色植物,虽然静止不动,但四季风貌不同。我会惊叹大自然的那种力量,知道自己的渺小。春天,我常常去台大校园,有一种花叫硫梳,开起来时,就像盖了一层雪。每颗树在不同的光影中,可以让我看很久。那个时刻我会感受到自己的价值。并不是感觉我是一个多么成功的漫画家,销量多少,作品能否流传百世。而是单纯感受到我的需求,还有快乐。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星期日:慢下来,你的心里会得到安静,还是恐慌?
    朱德庸:对我来说是安静,对别人来说也许是恐慌。关键是选择自己真正想要的方式,就不会产生恐慌。人到了某个年龄,生命会反问你,你活的有没有价值。不少中年人突然把事业抛弃掉,去做自己喜欢的事。其实他们是到了生命反问他的时候。我相信,人在生命最后仅存一丝意识时,一定会有一个声音问你,这辈子你有没有白活?你甘不甘心?既然如此,不如提早问自己。这个世界只教导我们如何成功,却没有人教导我们如何保有自我。我在第一个慢下来的阶段,只有痴呆,被工作毁坏地厉害。到了第二阶段,觉得慢不下来,才恐慌。旁边人逼得你慢不下来,其实希望你忙的人是在累积自己的财富,有一天你咽气时,他们才不会对你说,谢谢你。我这台印钞机,早就不想印了。每个人都觉得会一辈子活下来,至少潜意识里不会想到,我明天就会死。但我的答案是,人随时会死。我在台北有个开餐厅的朋友,我和他一起吃饭时,他兴奋地告诉我,有人要投资,他会去上海、北京开餐厅。但一个月后,他就死了。

有多少财富才可以慢下来
    星期日:慢对现代人来说,好像很奢侈。是不是必须像你这样有一定财富积累的人,或者说,拥有身价的人,才能享受到慢的生活?
    朱德庸:画《绝对小孩1》时,我太太大病一场。我就什么事都不做,专心陪她养病。只画一个专栏,维持开销。钱不够直接从存款里取,过回简单生活。很多人误以为我很有钱,但若用我的知名度来估算的话,我是贫穷的。以我的知名度,我至少应该比现在富裕10倍。我不会花很多钱在我的欲望上,比如我使用的手机,还是5、6年前买的,上面的烤漆都掉了。我只是时间上的有钱人。我的时间完全照我自己的意思支配。我是一个时间的富人。

    星期日:一般而言,人奋斗到什么时候,才可以慢下来?
    朱德庸:你自己要定一个停损点(就是停止损失的点)。并不是要求大家都不顾生活地慢下来。你自以为财富到多少才够,把标准定下来,剩下时间就可以慢。有的人10万就够了,有的人需要100万。我的生活里不只要有财富。如果一个人被迫选择只有财富的人生,其实是一个蛮大的损失。不是每个人的事业都会成功,大部分人会失败。一定要对你的人生做一个合理分配,除了物质,对生活也得做规划。否则一旦你的财富达不到,整个人生就空虚掉了。我小时候,很多人画画比我好,但他们在求学过程中慢慢放弃了。但我没有放弃。如果我按照当时社会价值来选择,就不会画漫画。因为那时候漫画根本不被重视,我坚持走下来,才建立了自我的价值。

    星期日:你的停损点是多少?
    朱德庸:生活中我没有太大花费。个人欲望不是很多。喜欢吃好,但爱吃的却并不是很贵的。对穿衣的品质不挑剔,穿出感觉就行。我在台湾也没有住豪宅。早在11、12年前,我心里就已经跨越了这个停损点了。赚到更好,没赚就省点。我不会为了钱而牺牲生活,更不会因为赚不到钱而焦虑或担心。

    星期日:你的慢和周围的快,时代的快,有没有冲突?发生冲突你怎么办?如何取舍。你的原则是什么?
    朱德庸:我的原则是,以不妨碍自我和我要的生活为标准。 10年前,就有人跟我说,为何不组个工作团队,这是快与慢的选择,我选择创作,是为了把自己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,而团队本身就是一个阻碍。我画画,从创意、打铅笔稿、上色,一手包办,这个过程中,我可以感受到自我的感受。但使用工作团队的话,这个过程就没有了。可能速度会快很多,但这么做,我当初又何必选择走创作这条路呢?我直接选择做罐头好了。

慢是治愈病的一种方式
    星期日:《大家都有病》中,你觉得慢是治愈病的一种方式,但其实慢只是一种形式,它能解决心灵问题么?
    朱德庸:慢是一种形式,慢有治疗的作用。问题症结是,现代人的心灵失去了节奏,都是别人的节奏,社会的节奏,短时间内要赚取更多的利润。快节奏充斥所有的行业,包括作家创作,很多作家书一卖得好,就拼命出,这么做的结果,只能滥竽充数。出版社对我的要求也是快,死命地做,失去了节奏,距离自己越来越远。钱财不会解决心灵问题。财富只能解决欲望。

    星期日:新书出版后,有人管你叫朱医生。你的画笔和语言,就是你的处方。你的尖锐和犀利,与慢生活有关么?书中那些很有哲理意味的话,是怎么来的?
    朱德庸:让自己慢下来,才会有足够的时间,感受周围很多事。很忙乱时,不可能接受这些讯息。其实每个过程都有养分。

    星期日:10年画一本书,和1年画几本书,这里面的经济账你算过吗?能不能说,你不在乎钱?
    朱德庸:这些年,我2、3年才出一本书。我如果对钱要求高,利用我目前的知名度,可以出更多的书。我知道如何让我致富,但我却没有这样做。我知道人的时间只有这么多,我不会去牺牲自我的生活。老实讲,如果我的心很大,那个停损点就没到。不久前,我跟太太聊天,说我想画大画,把漫画艺术化。也许有人会说,大画可以卖更多的钱。确实会与钱有连接,但我的出发点与钱没关。我当初画4格漫画时,没想到它可以卖很多钱,也没想到会改编成影视,我只是单纯想满足自己。如果画大画,我可能会将工作的部分再减少,连出版也不做,减少画专栏的时间。我对生活的贪心,就像人们对财富的贪心一样多。人的生命没有想象那么长,折损率很高。

    星期日:“这是一个每个人都在跑的时代,但是我坚持用自己的步调慢慢走。 ”你觉得,我们还有可能再回到那个慢时代么?即使你心里这么想,但社会不允许你,怎么办?
    朱德庸:这个时代跑得很快。但如果每个人从自己做起,自然就慢下来了。个人力量很小,也很大。每个人做自己,力量就会变大。节奏慢下来,并不是一个坏事,进步太快才是坏事。我觉得回到慢时代还是有可能的。不是回到缓慢陈旧不开化的时代,而是享有新时代的好处,又保有旧时代的好处。我们可以过更符合人性的生活。亚洲国家的人们,被贫穷毁坏一次,再被富裕毁坏一次,这是亚洲人的悲哀。

    星期日:幽默在你的慢生活中,担任着什么样的角色?
    朱德庸:其实社会的现代化程度越高,越需要幽默。我做不到,我失败了,但我还能笑。这就是幽默的作用。漫画和幽默的关系,就像电线杆之于狗。

自己的状态才是时尚
    星期日:如果没有做画家,你会做什么?是否会当作家?
    朱德庸:我什么都不做。在生活里面,找寻我自己的快乐。如果一定还会做事情,会做保护动物的工作。我不会再去做具有生产性质的事情,我所谓的生产,就是与制造财富有关的事情。华人被财富害惨了,太不值。财富并没有落到大部分人手里,大部分人只是帮别人数钱而已。我觉得有一种现象很奇怪,人对任何东西,都有一个需求度,比如喝水有个量,吃饭有一个量,唯独对钱,却希望毫无止尽地拥有。

    星期日:现在很多人觉得慢不下来了,生活压力大,竞争激烈,慢了就落后了,怎么面对这个矛盾?
    朱德庸:可以假想在脑袋设一个开关,当你不想的时候,就把开关关掉,然后把自己放在停电的房间里面,你自然就会找到你自己的慢生活。慢是一种心态,而不是一种动作,现代人太讲究效率了。效率并非不好,但如果一切都以效率为第一,你就会丧失很多你自己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对于自己能够慢下来是很重要的。有一句话叫不要输在起跑点上,那就是一句恐吓人的话,其实放慢脚步,并不意味着就会被赶超,事实上我觉得放慢脚步人走得更扎实,更能够增加成功的可能。

    星期日:在一座节奏飞快的城市,正在奋斗的年轻白领怎样才能调节自己的生活节奏,享受慢时尚?
    朱德庸:现在的白领阶层确实是很可怜,也很难逃离时代的转轮,我建议一种角落观念,比如午休时,自己一个人到写字楼附近的小公园,找到自己一个喜欢的角落,在那边休息片刻,喝一杯咖啡或者读一首诗,总之就是做自己有用也许别人无用的事情,那就是一种慢时尚的过程,这样会有足够的精力再应付接下来的挑战。

    星期日:你说过,“谁能让世界的旋转慢下来,谁就能拥有这整个世界。 ”如何去推广这种慢时尚,引起都市人的共鸣和意识?

    朱德庸:只要我们的都市里有越多的人知道,自己的状态才是一种时尚,而不是商人给我们的状态是一种时尚,这样我们的自我意识就不会被绑架。我认为时尚应该是属于个人的,而不是一个标准大家去奉行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153)| 评论(5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